逢狼时刻

吕天逸

首页 >> 逢狼时刻 >> 逢狼时刻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遇魔 夏日清凉记事 绝对独有 叶先生每天都想跟我告白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 隐婚厚爱:江少的神秘丑妻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逢狼时刻 吕天逸 - 逢狼时刻全文阅读 - 逢狼时刻txt下载 - 逢狼时刻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番外之【师哥饶命(十八)】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云清让怀疑兔生的小白阮变回兔形, 把他的小衣服裤子叠好用左手拿着, 右胳膊则托着白阮让他继续睡觉。

跳跳真的在做梦吗?白阮把三瓣嘴张得大大的, 打了个哈欠, 越想越糊涂, 没多一会儿就被云清走山路的颠簸摇睡了。

云清这次落跑跑得粗糙,除了一身衣服和白阮什么都没带,下山这一路也是走走停停,路过观景台便停下看看月亮, 路过山溪还坐下泡个脚,生怕谁逮不着似的。

东方泛起鱼肚白时云清才走到半山腰, 怀里的小白兔四脚朝天酣睡着,毛脑壳枕着云清胸口,热乎乎的, 云清单手抓着两颗沿途摘来的野桃, 就着石缝里的泉水搓皮上的细毛, 打算待会儿拿这当自己和跳跳的早饭。

他正洗着,山路上忽然响起一声暴喝:“云清!”

云清扭头,远远望去。

云真这次追得急,连头发都没绾,墨云似的披着,晨间清凉风气朝他掠过去,撩着他道袍宽松的袖口和衣角, 实力诠释什么叫做俊美出尘, 仙风道骨。

就是脸色阴沉了些, 略煞风景……

“哇,师哥你这……”云清在心里吹了声口哨。

确实是视觉动物不假。

云真大步走至近前,他本来面如寒霜,可待看清云清的模样,他的神色便缓和了些许——除了白阮,云清什么都没带,哪有半分真心要逃跑的样子?

“哎呀……”云清演技浮夸地捶了两下胸,顿了两下足,贱兮兮地观察云真表情以精确掌握作死度,惋惜道,“好不容易跑出来的,怎么又被抓住了!”

云真不吭声,一手接过熟睡的白阮,一手揽过云清的腰,背一躬,肩一沉,竟是将云清大头朝下扛了起来。

云清双脚凌空踢蹬几下,吱儿哇乱叫:“放下!师哥你放下!我跟人家小姑娘约好的,天亮山脚见呢!”

云真不理他,只是按在他腰间的右手威胁地紧了紧。

“师哥——师哥……师哥!”云清变幻各种语调叫着师哥,比起求饶更像是在撩拨——这些天软禁下来,“师哥”在云清的认识中已变成了一个暧昧的、隐含调情意味的称呼,云清除了云真还有几个师哥,可从前几天起云清就忽然不管他们叫师哥了,张嘴闭嘴直呼道号,颇有些没大没小。可云真惯着他,不仅惯着,云清没大没小时他还一脸迷之愉悦,愉悦中透着一丝淡淡的浪,所以也没人敢说云清,只好随他胡叫。

这时白阮被两人的动静吵醒,眼睛半开半合,三瓣嘴微启:“叽叽?”

跳跳还在做梦吗?

云清连借口都懒得想,直接道:“你做梦呢,傻孩子。”

白阮:“……”

白阮用三瓣嘴咬住云真的衣服拽拽:“叽?”

真的是梦吗?

师伯虽可怕,但似乎比师父靠谱。

云真面无表情:“……是梦。”

白阮只好呆呆地端坐在师伯手臂上,等待梦醒。

云真继续扛着云清闷头走。

云清生怕回去屁股开不了花似的,想方设法作死。

云清:“妖怪,还我女朋友!”随即像纤夫喊号子般有节奏地重复,“女、朋、友!女、朋、友!”

云清:“累了,吃会儿桃。”遂大头朝下开始吃桃,吃了两口,叽咕道,“师哥啊,倒着我咽不下去……”

云清:“打个商量,能不能换个姿势,你看你这,大头朝下扛着……跟山大王抢压寨夫人似的……”

压寨夫人是什么?听起来很重的样子。幼小的白阮有听没有懂,用爪子托着毛绒绒的脸蛋,陷入沉思。

身下人仍旧闷声不语,就在云清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应时,云真却抛出一句:“你就是。”

那嗓音压得很低,所以格外磁性,云清被撩得心头一跳:“我就是什么?”

又一阵熟悉的沉默后,云真挤出四个字:“压寨夫人。”

云清目瞪口呆:“师哥你变了!你以前死也说不出来这种话!”

云真颔首,字斟句酌道:“以后还会变得更多。”顿了顿,又道,“我上次抓你回来,你让我威胁你,我说如果你再跑,就把你……”

“师哥师哥!跳跳在呢!”云清张牙舞爪拼命阻止。

云真发狠地咬了咬嘴唇:“其实你就是想让我把你……你对我有意。”

“没有的事儿!闭嘴闭嘴!”云清扑腾得像只大兔子。云真被他弄得重心不稳,扬手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粗声道:“别闹。”

云清被打了屁股,嚎得像杀小猪仔,那两瓣屁股蛋在道袍下鼓起两轮圆溜溜的形状,一巴掌打下去手感又韧又弹,还会果冻似的抖一抖。云真喉结滚动,又拍了一巴掌,道:“不许大喊大叫。”

云清还叫,那巴掌便毫不留情地打下来,云清挨了几屁板,瘪着嘴不吭声了。

岂料万籁俱寂中云真忽地又拍了他一巴掌,轻叱道:“还叫。”

“……”云清一愣,冤得六月飞雪,“我叫了吗!?”

云真瞬间理直气壮:“这不是叫?”

啪,又一巴掌。

云清捏住嘴巴,誓死不再吭声。

师哥学坏了啊!跟谁学的这是?

难道是跟我?云清心里很有逼数地想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师哥近我,黑了倒也正常。

安静持续了片刻,云真貌似忠良道:“师哥下手没轻重,给你揉揉。”

云清:“……你是被夺舍了吧?”

殊不知云真由于之前压抑了太久,不仅和正人君子四字扯不上关系,甚至还憋出了那么一点儿可以原谅的变态,只是平时藏得太好,实际上脑袋里的东西拿出来能吓跑一个排的云清,还是真跑的那种。

两人这么一路拌着嘴回了观,云真照例把白阮放在外屋。

眼见那小白团子仍乖巧地蹲坐在草窝里等梦醒,云清体贴地冲他打了个响指,道:“我定一下,你醒了。”

白阮惊了:“……叽叽叽!”

……但是跳跳觉得不太对劲!

嘭的一声,云清被丢在床上,紧接着,通往卧室的门合上了。

门内传出了更加不对劲的声音。

……

月至中天。

云清贼溜溜地越过云真,从床上摸下去。

此时距离他第二次被抓回观又过了好几天,他掩了掩道袍四敞大开的领口,将褪色的残留吻痕遮好,故技重施溜出弟子房。

云真心疼云清是男子,要用本不该干那事的地方干那事,所以整体上仍然克制,发泄过一次就能连憋许多天,把食髓知味的云清愁坏了。

但别扭人设不能崩!

于是云清决定再次落跑,好刺激刺激师哥——与其说是落跑,不如说是夸父逐日。

云清溜回自己的弟子房,搬了个小马扎,翻出一袋瓜子,在落霞观门口五米远处岔着腿儿一坐,咔嚓咔嚓嗑瓜子看星星……非常欠日。

也不能总半夜赶山路不是,那也忒反人类了,反正也要被抓回来,随便跑跑就得。

没过一会儿,观门嘭地被人踹开。云真杀气腾腾地迈出门槛准备千里缉夫,结果一抬眼就看见云清坐在小马扎上,满身杀气没地儿使,泄了个一干二净。

云真:“……你在做什么?”

云清磕着瓜子,表情却绷得一本正经:“我这跑路呢。”

云真眉梢缓缓扬起,一字一顿确认道:“跑路?”

下一秒,云清屁股一抬,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拎着小马扎走出三步,又坐下了,理直气壮道:“这不,跑路呢。”

云真嘴角微微一抽:“你……”

云清斜眼睨着他:“怎么着,门规规定跑路必须往远了跑吗?主要是这个跑的态度。”

云真被气得嗤地笑出声,走上前去抓住云清的后衣领,拎兔子似的把他拎起来,往怀里死死一扣。

月似清霜,霜色无边。

片刻安静后,云真把嘴唇凑近云清耳朵,怕音量大了惹小师弟害臊一般,压低嗓门用气声问:“喜欢师哥了,为什么不承认?”

云清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云真噙住嘴唇撕咬舔.吻,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吻毕,云真竖起食指抵住云清被吮得湿润的唇瓣,问了问题,却不许他答。

云清往后退了些,错开他的手指:“怎么不让我说话?”

子夜时分,道观外没有灯火,唯余涟涟月光,人眼看不清太远,五步开外的一切都只是反射着淡淡银芒的朦胧影廓,天地静谧得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这样的境况下,平时说不出口的话都变得容易说了些。

云真脸上浮起一丝孩子式的委屈,低声道:“不敢听。”

云清看着他,眸光闪动,心头一阵发热,提议道:“你再多强迫强迫我呢?肯定说你爱听的。”

云真扣住他后颈,与他额头相抵,像在摇头似的左右摩挲片刻,轻声反问:“强迫来的,有什么意思?”

云清:“怎么就没意思?”

云真盯他一眼,目光灼灼:“都是假的。”像是故意等他反驳。

云清大逆不道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问:“你不是都夜观星象观出来了么,是真是假心里没点儿数吗?”

云真笑了一声,笑得很温柔,温柔得像是从苍穹降下的一缕星光:“我有数……我都算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的语调既轻且慢,“和我白头偕老,百岁无忧,就是你的命……但师哥想听你自己说。”

云清嘶嘶吸冷气,牙疼似的:“嘶——两个男的能不能别这么肉麻?都这样儿了还不够明白,还得海誓山盟啊?再说了,跳跳那么小呢,我俩天天在跳跳面前腻腻歪歪的,影响不好,别到时候他长大也找个公兔子……”

“你就肉麻这一次,师哥以后再也不逼你。”云真扫了一眼天色,含笑道,“说吧,趁着天黑。”

“嗯——啊——呃——”云清别扭半天,抽冷子一拧身子,想跑,却被云真牢牢按住。

“你就忍心让师哥一直被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一直难受着,是吗?”云真淡淡地问。

“行行行,”云清狠狠抹了把滚烫的脸,“算你狠!那个……我,云清,”云清拍拍胸口,又戳戳云真心口,“以后就喜欢你了!……好了好了说完了,回屋睡觉去。”语毕,一猫腰就要往观里溜,可刚跑出几步又被逮回来按回原处。

云真:“不够。”

云清:“……”

云真:“再说。”

云清一不做二不休,仗着天黑看不大清脸,没白天那么羞耻,梗着脖子一鼓作气道:“你在我心里,就是头一位,十几年前开始就是了,师父和跳跳都得排第二。我以后也疼你,也对你好,天天逗你开心,逗你笑……等过几年出师了,你给我算彩票去,算完了,我教你怎么花钱,怎么享受人生,好吧?”

云真的笑容越来越明亮:“好,继续。”

云清:“……还继续?”

云真:“没听够。”

云清冥思苦想,抓耳挠腮,像个写不出作文的小学生,把床上被云真迫着说的那套也搬了出来:“那个……以后我就是师哥的人了。”

云真声音微微喑哑:“还有。”

云清一低头,把前额抵在云真肩上,小声嘟囔:“师哥想对我怎么样都行。”

云真:“我记得还有。”

云清背课文状:“师哥弄得我快要上天……呸呸呸!你还没弄呢就在这占我便宜啊!”

云真环过他的背,从满地霜雪般的月光中掬起一捧小师弟,抱着大步朝观门走去。

——“现在开始也不迟。”

——“哎师哥我跟你说,我们这事儿先别告诉跳跳,等他长成大兔子的……不然就我这样儿的……怎么看都不可能在上面,师道尊严何在啊?”

——“嗯,随你。”

——“出师了你真得算彩票,不带驴我的。”

——“说到做到。”

——“嘿嘿嘿嘿说好了啊到时候不带反悔的!来来来啵一个!”

——“啵。”

【番外完】

※※※※※※※※※※※※※※※※※※※※

啊……

非常纠结和龟速的一篇番外~

无论如何,总算是搞完了……

其实这篇番外的题材我是真的不太擅长,以前也没怎么写过这种纠结还略带一点虐的风格,对我来说算是个(没有任何卵用的)小小的挑战,自己感觉写得比较认真,但就算认真,客观上也仍然有很多可改进之处,就以后再接再厉吧!(我的意思是再接再厉甜哈哈哈~虐的就不厉了,厉不起……)

中途还遭遇儿砸肺炎住院,导致了很长时间的断更……承蒙大家不嫌弃我,万分感激!_(:з」∠)_

鞠躬!

《逢狼时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波波小说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波波小说!

喜欢逢狼时刻请大家收藏:(m.boboxs.com)逢狼时刻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开局一座玉门关 大魏能臣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 傻王爷又丢了 钻石婚宠:独占神秘妻 格桑恋语 看我吃鱼都觉得好刺激 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 从斗罗开始打卡 你胜人间 我们野怪不想死 第五浩劫 帝妃临天 从斗罗开始诸天布武 隐身之无限暧昧 超凡大航海 农门继母养儿 从棋魂开始的无限 我用任意门养大了暴君 我在末世卖麻辣烫
经典收藏 撑腰 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你 重生80之极品老板娘 距离 他与爱同罪 美滋滋 落花时节又逢君 非常关系 她的4.3亿年:世界观 [娱乐圈快穿]男主角怎么又TM是你!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算什么男人 丁薇记事 攻略那个渣攻[快穿] 妾[慢穿] 荷尔蒙式爱情 乖,吻我 时意 我在七零种仙草 攻略小社会
最近更新 我在豪门当夫人 万诱引力[无限流] 悍夫 咸鱼穿成年代小福宝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越界招惹 她是大佬的心尖宠 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我是女炮灰[快穿]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蜜芽的七十年代 我的安眠药先生 光鲜宅女 民国小商人 小可爱,放学别走 爱在随遇而安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夜阑京华
逢狼时刻 吕天逸 - 逢狼时刻txt下载 - 逢狼时刻最新章节 - 逢狼时刻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