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

首页 >> 幽灵 >> 幽灵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我真没想盗墓啊 八感 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 葬魂人 深夜乐园 术道 大祭司 恐怖轮回:百倍奖励 旱魃神探 神魂之判官
幽灵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 - 幽灵全文阅读 - 幽灵txt下载 - 幽灵最新章节 -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 []

第四十四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五部

第四十四章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会记得哈利,记得他那张爬着疤痕的脸、划出伤口的下巴、缠着绷带的脖子,还有他的声音。突然,她心中非常确定……一切都会很顺利。

月光在奥克西瓦河上洒下潋滟波光,让这条污浊小河看起来宛如穿过城市的闪亮金链。只有少数女人敢独自行走在河边的荒凉小径上,玛蒂娜是其中之一。今天在灯塔餐厅的工作忙碌而漫长,她颇为疲惫,但心情愉悦。今天是美好而漫长的一天。一名少年从暗处现身,用手电筒照了照她的脸,咕哝地说了声“嗨”,便退了回去。

里卡尔说过好几次,请她改走另一条路回家,毕竟她现在有孕在身,但她说那是回基努拉卡区最短的一条路,并拒绝让任何人从她手中夺走享受这座城市的权利。再说她认识很多住在桥下的人,走这条路让她觉得比去奥斯陆西区的一些时髦酒吧还来得安全。她经过急诊室和松内广场,朝蓝调夜店的方向走去。这时她听见前方人行道上传来沉重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少年穿过黑夜朝她的方向奔来,沿路拿着手电筒照亮前方。少年和玛蒂娜擦肩而过,她瞥见他的面孔,听见他的喘息声消失在远处后方。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她在灯塔餐厅见过这个人。但她见过的人实在太多了,有时她看见熟面孔后,第二天同事就跟她说那人已经死了好几个月或甚至好几年了。

不知为何,那张面孔让她又想起哈利。她不曾跟任何人说过关于哈利的事,里卡尔就更不可能了,但哈利在她心中创造出一个小空间、一个小房间,有时她可以去那里看看他。刚才那人会不会是欧雷克?是不是因为这样她才想起哈利?她转过身,望着少年奔跑的背影,觉得他奔跑的样子像是有恶魔在后面追他,或是他急于逃离什么。她并未看见有人在追他。少年的身影渐去渐远,不久之后就消失在黑暗中。

伊莲娜看了看表。十一点零五分。她靠上椅背,看着柜台上方的屏幕。再过几分钟就要开始登机。父亲发来短信,说会去法兰克福机场接他们。她全身冒汗且酸痛。戒毒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一切都会很顺利。

斯泰因捏了捏她的手。

“怎么样,小妹?”

伊莲娜微微一笑,也捏了捏他的手。

一切都会很顺利。

“我们是不是认识她?”伊莲娜低声说。

“谁?”

“那个深色头发的女人,她一个人坐在那里。”

他们来到时,女子已坐在他们对面,就在登机门旁,正在阅读一本孤独星球出版的泰国旅游书。她长得很美,那种美不会随岁月褪去。她还散发出一种氛围,一种宁静的幸福感,虽然她现在孤身一人,但她的内心仿佛正在欢笑。

“我不认识,她是谁?”

“我不知道,她让我想到一个人。”

“谁?”

“我不知道。”

斯泰因哈哈大笑,这种兄长式的笑声令人觉得平静安心。他又捏了捏她的手。

广播提示音响起,拉得老长,接着是金属摩擦般的说话声,宣布飞往法兰克福的航班现在开始登机。旅客纷纷站起,拥向柜台。伊莲娜拉住正要站起的斯泰因。

“怎么了,小妹?”

“等人少一点再过去。”

“可是……”

“我不想在登机桥里……跟那么多人挤在一起。”

“好,我真蠢,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

“那就好。”

“她看起来很孤单。”

“孤单?”斯泰因朝女子望去,“我不这样觉得,她看起来很开心。”

“对,可是也很孤单。”

“又开心又孤单?”

伊莲娜大笑:“不是,我弄错了,应该是跟她长得很像的那个男人很孤单。”

“伊莲娜?”

“什么事?”

“还记得我们说好的吗?尽量想些开心的事,好不好?”

“好。我们两个人做伴就不孤单。”

“对,我们相互扶持,直到永远,对不对?”

“直到永远。”

伊莲娜挽住哥哥的手臂,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想起那个救出她的警察。哈利,他说他叫哈利。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欧雷克经常提起的那个哈利,那个哈利也是警察。但她根据欧雷克描述而想象出来的哈利更高、更年轻,也许比让她重获自由的那个丑男人更帅。但那男人也去找过斯泰因,所以她已经知道他就是哈利·霍勒。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会记得哈利,记得他那张爬着疤痕的脸、划出伤口的下巴、缠着绷带的脖子,还有他的声音。突然,她心中非常确定,虽然不知道这种确定的感觉从何而来,但那感觉清楚浮现:

一切都会很顺利。

只要离开奥斯陆,她就可以把一切抛在脑后。父亲和她所咨询的医生跟她说,她不能接触任何上瘾物质,诸如酒精或毒品。小提琴还是会在,永远都会在,但她会对它敬而远之,就好像古斯托的鬼魂将永远缠绕着她一样,此外还有易卜生的鬼魂,以及那些曾经向她购买死亡白粉的可怜灵魂。她只能顺其自然,也许几年之后它们会逐渐淡去,到时她就可以返回奥斯陆。最重要的是她会顺利度过这段时间,她会设法建立起一种值得去过的生活。

她看着那个正在看书的女子。女子抬起头来,仿佛察觉到有人在看她,脸上掠过耀眼的微笑,目光又回到旅游书上。

“走吧。”斯泰因说。

“走吧。”伊莲娜说。

楚斯驾车来到夸拉土恩区,驶上托布街,转入王子街,又开到罗督斯街。他提早离开派对,坐上自己的车,随兴所至驾车上路。天气寒冷清朗,夜晚的夸拉土恩区十分热闹。妓女在后头呼唤他,她们一定是闻到了他散发出的睾丸素气味。药头正在削价竞争。一辆雪佛兰的科尔维特跑车传来重低音的砰砰声响。一对情侣在电车站拥吻。一名男子高声欢笑着奔过街头,身上的西装外套敞开飘动,另一名穿着同款外套的男子跟在后头奔跑。卓宁根街街角有个身穿阿森纳队球衣的家伙,那人楚斯没见过,一定是新来的。警用无线电发出吱吱啦啦的声音。楚斯感觉到一种奇特的幸福感: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感觉、重低音的砰砰声、所有事物正在运作的韵律。他坐在车上看着这些虽然不知道彼此存在,却又驱使彼此转动的小齿轮。只有他能看见整体。事情就应该是这样才对,因为这座城市现在属于他了。

旧城区教堂的牧师打开门锁,走了出来,聆听墓园里树梢的窸窣响声,抬头望向月亮。这是个美丽夜晚。音乐会非常成功,很多人来观赏,比明天清早会来参加礼拜的人还多。他叹了口气。明天他将对空长椅布道的主题是关于罪得赦免。他走下台阶,穿过墓园。他决定要讲的这个主题,跟周五那场葬礼上的一样。根据死者的前妻所说,死者生前涉及犯罪交易,这一生也做过许多为非作歹之事,因此很少有人会考虑来参加丧礼,实在没必要跑这一趟。出席葬礼的只有那位前妻和他们的小孩,再加上一名从头到尾都大声抽泣的同事。前妻偷偷跟牧师说,那位同事可能是全航空公司唯一一位没跟死者睡过的女空服员。

牧师经过一个墓碑,在月光下看见上头有白色痕迹,像是有人曾在上面用粉笔写字又擦去。那是阿斯基·卡托·鲁德(又名阿斯基·厄勒古)的墓碑,墓碑上刻的名字是“A. C.鲁德”。墓园自古流传下来的规定是,经过一代后,墓地的租约自动失效,除非支付延长使用的费用,这等于是替富人保留的特权。但不知何故,阿斯基的坟墓保存了下来。一旦坟墓的历史非常久远,就会受到保护。也许是因为政府乐观地希望古墓能成为景点:这块墓碑位于奥斯陆东区最贫穷的地区,死者亲属只买得起小墓碑,上头只能刻上名字的首字母和生卒日期,下方没有任何题字,因为石匠是依照镌刻的字数来收费的。一名官员甚至坚称死者的正确姓氏应该是“鲁伍德”,为了省钱所以略去一个“伍”字。有则传言说阿斯基的游魂依然四处飘荡,但这则传说没激起太多涟漪。最后阿斯基终于被人遗忘,可以好好安息了。

牧师走到墓园栅门前时,后方墙边闪出一个人影,牧师心头一惊。

“求您行行好吧。”一个粗嘎声音说,一只大手向前伸了出来。

牧师看着帽子下的面孔。那是一张爬满皱纹的老脸,鼻子高挺,耳朵甚大。令人惊讶的是那人有一双清澈纯真的蓝色眼睛。是的,纯真。牧师给了那可怜人二十克朗,继续踏上回家的路时,心中如是想着:那是一双初生婴儿般的纯真蓝眼珠,里头没有罪愆需要赦免。这句话明天的礼拜可以拿出来讲。

我们已经来到了尽头,老爸。

我坐在这里,欧雷克站在我面前,他双手握着那把敖德萨手枪,仿佛那是他的生命所系。他紧紧握枪,暴怒咆哮:“她在哪里?伊莲娜在哪里?告诉我,不然……不然……”

“不然怎样,死毒虫?反正你也不敢开枪,谅你也没那个胆,欧雷克,你是好人那一边的。来,放轻松,我们一起分享这一管好不好?”

“妈的我才不要,你先告诉我她在哪里。”

“那我就自己享用全部啰?”

“一半,那是我最后的了。”

“成交,先把枪放下来吧。”

那个白痴真的照做,他真是教不会,跟那次他走出犹太祭司乐队演唱会的时候一样容易受骗上当。他弯下腰,将那把外形怪异的手枪放在地上。我看见枪身侧边的控制杆拨到了C,这表示手枪启动了连发功能,只要在扳机上轻轻一扣,就会……

“她在哪里?”欧雷克问道,直起身子。

一旦少了对准我的枪口,我就感到怒意上涌。这小子竟敢威胁我,跟我养父一样。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事我最不能容忍,那就是受人威胁。因此我没编个好听的故事给他,没说伊莲娜在丹麦一家隐秘的戒毒中心,与世隔绝,不能跟任何可能让她再吸毒的朋友联络。我可没说这类的屁话。我在伤口上补刀。我不得不这样做。我的血液里带有劣质基因,爸,所以你说话前应该三思。反正我的血也不多了,大部分都流到了厨房地上。我是个白痴,竟然在伤口上补刀。

“我把她卖了,”我说,“为了换几克小提琴。”

“什么?”

“我在奥斯陆中央车站把她卖给一个德国人,我不知道那家伙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搞不好住在慕尼黑。那家伙现在可能坐在慕尼黑的公寓里,跟朋友一起让伊莲娜用她那张小嘴帮他们吸屌。她可能已经嗨翻了,根本分不清哪根屌是谁的,因为她心里想的只是她的真爱。她的真爱叫作……”

欧雷克目瞪口呆站在那里,不停眨眼,一脸蠢相,如同那天演唱会结束后他给我五百克朗的时候。我像该死的魔术师一样张开双臂。

“小提琴!”

欧雷克只是不停眨眼,震惊到当我扑向那把枪的时候他无法反应过来。

我只是一厢情愿这么想。

因为我忘了一些事。

那天他跟踪我,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须保持清醒,不能吸毒。他也有两下子,也懂得判读别人的心思,至少懂得判读小偷的心思。

我应该早点想到这些才对。我应该跟他分享半管才好。他先一步抢到手枪,可能还稍微碰到了扳机。控制杆指向C。我倒地之前看见他惊讶的表情,听见一切都安静下来,听见他在我旁边蹲下,听见低微的哀鸣犹如怠速的引擎声,仿佛他想哭却哭不出来。接着他慢慢走进厨房。真正的毒虫会以特定顺序来行事。他把针筒放在我旁边,甚至问我要不要分享一管。听起来不错,但我已不能说话,只能聆听。我听见他踏着缓慢沉重的步伐下楼,剩我孤单一人,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孤单。

教堂钟声停止了。

故事应该也说完了。

现在已经不那么痛了。

爸,你在那里吗?

鲁弗斯,你在那里吗?你是不是在等我?

反正我记得老头子说过一句话,死亡可以让灵魂得到自由,真的吗?妈的要是我知道就好了,我们走着瞧吧。

《幽灵》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波波小说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波波小说!

喜欢幽灵请大家收藏:(m.boboxs.com)幽灵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王妃是个交换生 绝代丹帝 炮灰攻略(快穿) 至尊特工 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 寒门枭士 呀修仙修仙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到底是谁标记了朕 隐身之无限暧昧 前浪 岳风柳萱 神级狂婿 栖息之陆 神魔书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 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 末世之怼人成神 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 神医弃女
经典收藏 判官 且听妖语 将夜 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 我真没想盗墓啊 超凡赏金猎人 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 大祭司 葬魂人 盗墓笔记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足迹 深夜书屋 八感 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始 全球崩坏 诡校危道 抬棺匠 尸王小道长 守夜人
最近更新 幽灵 八感 术道 超凡赏金猎人 大祭司 深夜乐园 且听妖语 诡行天下 旱魃神探 将夜 恐怖轮回:百倍奖励 全球崩坏 葬魂人 极品全能鬼差 判官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 人小鬼大 足迹 守夜人
幽灵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 - 幽灵txt下载 - 幽灵最新章节 - 幽灵全文阅读 -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